与栗子29-《玄豹》


石羊先生谓郁离子曰:“呜呼,世有欲盖而彰,欲抑而扬,欲揜(同掩)其明而播其声者,不亦异乎?”

  郁离子喟(kui 四声)然叹曰:“子不见夫南山之玄豹乎?其始也绘绘耳,人莫之知也。雾雨七日不下食,以泽其毛而成其文。文成矣,而复欲隐,何其蚩也?是故县黎之玉,处顽石之中,而潜于幽谷之底,其寿可以与天地俱也:无故而舒其光,使人蝻而骇之,于是乎椎凿而扃鐍发矣。桂树之轮囷结樛,与拷枥奚异,而斧斤寻之,不惮阻远者何也?以其香之达也。故曰‘欲人之不见,莫若曶其明;欲人之不知,莫若喑其声。是故鹦鹉絷于能言,蜩蠠(蝉)获于善鸣;樗以恶而免割,蒌以苦而不烹。何不翳子之烨烨,而返子之冥冥乎?”

  石羊先生怅然久之,曰:“惜乎,予闻之晚也!”
峣峣者易折,皎皎者易污。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行高于人,人必非之。
独立特性,锋芒毕露的人,容易遭到小人嫉妒,甚至引发灾祸。
那么在成就卓越与低调行事之间该如何平衡或者取舍呢?
事情:首先,事情的结果一定要好。这样合作伙伴,领导才能认可。
其次:不招致嫉妒或者非议,需要不招摇,合群。那就是要低调做人。
因此,建议的思路是:高调做事,追求最好结果。低调做人,多成就他人,表扬他人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郁离子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 Follow any comments here with the RSS feed for this post.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.

发表评论